当前位置:主页 > 日本电影 >

《黑水》之地彪爷之骑着脚踏车经过的女孩

黑水

      你知道吗?你家里天天炒菜,做饭用的不粘锅少,很可能还有慢性致癌的化学物特氟龙。而为了通过专利赚钱发明者,美国杜邦公司居然选择隐瞒如此丧尽天良的行为,已经偷摸,进行了半个世纪之久。所以各位今天小叔要推荐的电影黑水千万不要划走,因为他披露的是一个比恐怖片还要恐怖的事实。时间倒回到1998年,美国俄亥俄州的某律所,那头发花白的安叔宠着其中一人宣布,直到我离开监狱创办公司就再也没见过你这样的人才。这么多年,你熟记上千条法规的努力没有白费。从今天起,你就是合伙人了。欠条哥清调哥还没来得及道谢,就遇到了一位麻烦的客户。上门告状的老农民名叫彪爷,不仅是他老乡,还认识他奶奶,而起诉对象居然是美国最大的化工企业。杜邦之分推脱不掉的人情,令千条哥心情烦躁,妻子微微姐忙着在厨房准备晚餐,也无暇关注丈夫的情绪异常。次日一早,秦彪哥没去上班,而是鬼使神差地驱车回到了故乡马家屯。看着骑着脚踏车经过的女孩,前调哥心中是感慨万千。他终究是屯里土生土长的人,这份融入生命的希望,他永远无法割舍。奶奶好久没见到千条哥了,免不了拿出相册回忆过去表演呀,是看着你长大的,你要是不帮他,我就不认你这个孙子了。百善孝为先切条哥,之后穿过崎岖小路,在坑坑洼洼的填埋场后面找到了彪爷,都得先了解这官司到底是因何而起,小学都没毕业的表演也不多说话,直接把政务丢在了千条哥面前。
 
      以胞肿胀泛黄的牛胆医保变质发黑的牙齿,还有一包宛如一行的牛蹄。而后援密密麻麻的土堆更有置身鬼片宠物坟场的错觉。那里埋葬的是整整190头病死的黄牛。几乎破产的表演认为这一切都是杜邦公司偷排污水造成的恶果和投诉电话打到了环境署,工作人员草草转了一圈就没有下文了。听完老人家的控诉,千条哥心里有数了,表演无非想要个交代这个忙,他可以帮没过几天机会来了。吕所举办大客户答谢宴会,杜邦公司首席法律顾问强叔也在现场都是老熟人,千条柯也没客气,直接问强哥讨厌环境署的调查报告。强哥表示,假设一双拍着肩膀就答应了下来,可拿到报告的彪爷却愤怒了。黑纸白字上写着此事,和杜邦公司无关,纯属饲养主自己照顾不周,卫生又没搞好这些黄牛活该死诀。正说话间,农场仅存的一头黄牛突然出现表演,慌忙将青椒哥拦在身后,举起了猎枪,毫不犹豫的将发了疯的触手,即在第七条哥被这一幕震撼了。他特意来到了杜邦厂区,看着滚滚白烟,想着天穹飘散心中有了不祥的预感。回家路上熟悉的相思,余姚循环播放着互相理解,也不断飞驰而过。今天会打定主意,推为父老乡亲们做点事。听取完清调哥关于病牛的汇报后,老爸安叔有些犹豫,毕竟杜邦公司财大气粗,没人敢去得罪。看着千条哥认真的表情,安叔勉强批准额仅限私下索赔,千万别告到法庭上。
 
      此时要做的首要工作就是向杜邦公司申请公开排污记录,哪知等剪报寄来签条哥傻眼了。文中不断重复三个字PFOA,他方便了整本新华字典,走遍了整个百度,也没查到任何解释。这个时候先调个意识到杜邦公司之所以大大方方把简报给他看,是因为P,F,V乃是全新的化学材料,不再环境署监管。名录里排放多少怎么排放,有关部门都管不着。

      本着不耻下问的精神信条,哥又找到了杜邦法律顾问强叔死活要问出PFV到底是什么?鬼伟从小被逼急眼的强叔大厅广众之下居然爆了粗口,别给脸不要脸,有本事就来告我们杜邦了。这句话惹毛了千条哥,他立刻向法院申请强制公开令。调取杜邦公司相关文件,又因为官司跨地区,他只能请当地律师劳动出面协助喊道。老蹬地上了诉状,法院的前台笑了这么多年没人能在北山法院打赢杜邦公司祝你们好运吧。没过两天正开会的安叔就见到了如下一幕,堆成山的包裹源源不断被送到了律所。这不是双十一抢购,而是杜邦公司的轨迹。你们不是要查嘛,就让你们查个够。望着爆仓的储藏间,千条哥崩溃了,只要是一页一页翻过去,猴年马月才是个头啊。请调哥没日没夜的做着标记,很快就注意到了一组频繁出现的单词。洗吧托关系找来的化学专家一看就明白了。PFV是一种长链碳氟化合物,在八个碳原子序列里加入氟化物,就是所谓的C八翻译。成人话就是这玩意有剧毒。这番话犹如一根穿一针,穿起了散落的线索,也扎进了千条哥的心。摸着这不就是杜邦公司发明的特氟龙涂层吧。我们家的不粘锅上不就有嘛。于是这一天夜里熟睡的微微姐听到了诡异的声响,以为家里遭贼了,他提心吊胆,下楼一看竟然是千条哥在扔自己心爱的炒菜锅。女人抓狂了,你疯了吗?


大半夜当什么甩锅侠呀?被误解的心跳哥赶紧解释道,认真听我说,下面这段圈起来要考。原来,早在美国人研制原子弹的时候,科学家意外合成了一种排斥水不沾油的神奇物质,挤出只用来给坦克做防水涂料。但有几家化工企业嗅到了其中巨大的商业价值,把它改名为特氟龙,做成了不粘锅,买给了千家万户。赚的是盆满钵满。没过多久,生产线上就有不少人患上了怪病,特别是八名怀孕女工,其中两个剩下的畸形胎儿。杜邦公司非但没有叫停生产,反而将其掺入香烟,免费送给工人们冲。结果这些人全都重病住院成了人体实验的牺牲品。但为了保住丰厚的利润,他们密而不报,甚至将有毒的废弃物排入河流彪爷家的那些黄牛就是这么被毒死的。面对着令人发指的恐怖真相,微微姐震惊了。安叔沉默了。杜邦公司法律顾问强叔也是哑口无言,乖乖的签署了赔偿合同,拿到支票的标引援起袖子,告诉新调哥,看到我手上溃烂的伤口没我和我老婆都查出了癌症晚期。我不要这些脏钱,留着清明烧给我吧。同样伤心欲绝的千条哥回到家后辗转难眠,她知道自己就不了表演,但再多一份勇气。或许能救马家屯的父老乡亲。想到这欠条哥连夜写下了实名举报信,将杜邦公司的丑闻和罪行上保持多个有关部门。事情搞大后,环境署不敢继续照着杜邦公司了。2000年首次公开听证会上,千条哥立正杜邦公司明知故犯,吃人血馒头,强烈要求其担负起社会责任。
 
      然而一年过后,千条哥等到的却是精心策划的欺骗。马家屯居民仅仅收到了一份水务公司的通知,声称他们请杜邦公司排查了水源对面室友C把化合物,但是浓度极低,完全符合国家卫生健康的标准,请您放心饮用。受访的没已告诉秦彪哥和前夫。阿伟是杜邦公司的工程师,收入挺高的,后来他病死了。其实团里很多人都是杜邦的员工,也都得了病。哎,其实我们也知道这就是拿命换钱的代价呀。听到这样的消息前,调个愤怒到手指不停的战斗,这他妈自己查自己把老百姓当猴耍呀。

      回到律所签条,柯向众人解释了这其中的阴谋,我们要听马家屯百姓进行集体诉讼,没曾想有人当场提出了反对,认为律所花精力对抗杜邦公司得不偿失,还会损害美国品牌的形象,是不爱国的行为。关键时刻,安叔拍了桌子说什么混账话啊,杜邦公司简直比肖申克监狱还要黑暗,我们不管啊,还有脸说自己是维护正义的律师吗?老大一锤定音。千条柯终于在2002年盼来了正式开庭。杜邦公司在法庭上把特氟龙跨省了,改善人类生活的就行。而专家证人金姐也表示,俄亥俄州刚通过一项标准,马家屯地区的水质没有超标,明眼人都知道,这标准就是杜邦花钱买大,只要能避免集体诉讼,就能够省下一大笔钱。但掌握证据的签条哥不依不饶,跑到杜邦公司和总裁。当面对质,你们对外声明奥特富龙无毒副作用,其实内部早就知道这玩意祸害非浅。你们把工人们称为受体,拿她们做对比实验,你好好看看这张婴儿的照片,她是活生生的人,不是什么受体。在无可辩驳的事实面前,杜邦公司认罚了七千万美元的诉讼赔偿金甲一千多万的环保罚款。看似慷慨的数字,实际上只是杜邦公司收买特富龙相关产品三天的收入而已。欠叼哥当然不满意。在他看来,马家屯居民们的身体健康已经受到了永久性的伤害。杜邦公司必须负责这数万居民的终身医疗报销问题是怎么证明居民们都有病呢?要知道美国人自由散漫惯了,让他们主动去抽血化验,肯定没人听琢磨了。
 
      一整宿迁调哥想出了一个笨办法,只要去验血就给四百美元奖励。重奖之下,马家屯居民们倾巢而出。到2005年圣诞节的时候,已经有将近七万人撸起胳膊拿血换了钞票。如此规模的血液样本足以给杜邦定罪了。千雕哥高兴早了,血液检测结果一等就是四年。这期间,彪爷在病痛中离开人世。马家屯的居民们熬不住了,他们怀疑自己当初被骗了。微微姐抱怨他不顾家庭只顾着马家屯的穷人没捞到一分钱的油水,儿子的学费都快付不起了。屋漏偏逢连夜雨,一直听他的安叔怎么说也是商人看这情况,不得已宣布削减他三分之二的年薪。听到匠心通知的那一瞬间,身心俱疲的琴调格撑不住了,她抽搐着倒在地上,痛苦的仿佛要变身绿巨人一样。望着躺在病床上的钱调歌,微微姐后悔自己格局太小。他转告前来探病的桉树,我丈夫做的是一件伟大的事情,你不能就这样抛弃她。难道你忘了大雨倾盆的那个夜晚的初心了吗?也许是老天爷开眼差点中风卧床的清调哥终于等来了激动人心的消息,血液检测结果出来了,有六类严重疾病和杜邦公司的特富龙游关联,马家屯有三千多位居民已经确诊,杜邦公司必须提供终身医疗报销,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那一刻轻挑歌,泪如雨下。这场胜利来的太艰难了。然而,现实是残酷的资本家是嗜血的。杜邦公司收到同样的结论后,立刻发表声明,拒绝执行集体诉讼的天价赔偿,因为他们算的太精了,只要改为个案上诉,肯定有很多人会放弃起诉。
 
      杜邦能少赔一点就是一点,但青调哥并没有放弃努力。从2015年开始的坚持为受害者做辩护,逼迫杜邦公司最终以六亿美元的代价包揽了三千多起案件的赔偿。总金额。黑水做一部良心电影到这里画上了句号。但特富龙对人类的危害并没有停止。目前欧美发达国家已于2015年禁止特富龙的适用,但在我们这儿正处于论证讨论阶段。在各种超市,电商和直播里,各种材质的不粘锅的销量依旧惊人。所以今天这期节目的点赞评论很重要,没有这样才能够让更多的人看到警示,让自己和家人的健康得到多一份的保障。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